上竹孔束网

最高法机关报刊文驳斥“1人也可被认定为恶势力”

文章还提出,考虑到未成年人、老年人、残疾人由于心智、身体等方面的特点,在实施违法犯罪的方式和行为表现上往往与典型的恶势力、恶势力犯罪集团有所区别。故《意见》第12条明确,全部成员或者首要分子、纠集者以及其他重要成员均为未成年人、老年人、残疾人的,认定恶势力、恶势力犯罪集团时应当特别慎重。

“关于恶势力的成员人数,有一种观点认为,由于《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》规定恶势力是‘一般’而非‘应当’为3人以上,因此,对于2人共同实施,甚至1人单独实施多次违法犯罪活动,造成较为恶劣社会影响的,也完全可以认定为‘2人恶势力’甚至‘1人恶势力’。我们认为,这种观点并不准确,在绝大多数案件中应当将恶势力的成员人数把握在3人以上。”

“相比诉讼、行政调解等方式,医疗纠纷人民调解的优势是时间短,程序简单,医患双方不需承担费用。”申卫星分析,患者如果通过诉讼来解决医疗纠纷,时间很长,程序复杂,还要支付律师费。例如,患者对一审不满意,再上诉,就得进行二审,如果二审发现新的证据,就得发回重审。这可能耗时几个月,甚至几年。如果选择行政调解,就是由卫生行政部门来调解,由于医院又是其下属单位,患者对卫生行政机关的调解结果可能不信任,效果有限,且耗时很长。

系列之二:【100秒漫谈斯理】“四个坚持”为国家立心、为民族铸魂

近日,《人民法院报》刊发长文《<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>的理解与适用》,针对恶势力、恶势力犯罪集团的认定标准等问题予以解读。文章在前述恶势力成员人数认定上给出的理由为,恶势力是一类违法犯罪组织,作为共同违法犯罪的特殊形式,不论是从刑法相关规定还是从文义解释来看,其人数下限原则上都应高于一般的共同违法犯罪,只有在“为非作恶,欺压百姓”特征十分明显、危害后果特别严重的极个别情况下,才可以考虑认定“2人恶势力”。至于“1人恶势力”,则明显不符合违法犯罪组织的基本构成条件,应当坚决排除在外。

文章提出,就恶势力“形成非法影响、谋求强势地位”的意图而言,其表征于外的便是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必然带有“为非作恶,欺压百姓”的特征。因此,“为非作恶,欺压百姓”这一特征便成为了区分恶势力和普通共同犯罪团伙的关键标志。所谓“为非作恶,欺压百姓”,从字面上来理解,是指做坏事、施恶行,欺负、压迫群众,办案时要注意全面、准确地把握其含义。“为非作恶”,不仅指行为性质具有不法性,同时也要求行为的动机、目的、起因带有不法性,因婚恋纠纷、家庭纠纷、邻里纠纷、劳动纠纷、合法债务纠纷而引发以及其他确属事出有因的违法犯罪活动,就不宜归入“为非作恶”之列。

昨日早8时许,数百人等候在朝阳区水碓子邮局门口,平日寂静的街道“人气”旺盛。一位推着自行车经过的女士好奇地询问,“今天怎么了?这么多人!”

在李娜看来,winner(胜者)只是在球场上,而champion(冠军)则包括场内和场外,“胜者只是一场比赛的获胜者,而大满贯的冠军则需要连续七场比赛都获胜,在两周时间中,你需要严格管理自己、约束自己,把竞技状态调整到最好。”

相关推荐

上竹孔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上竹孔束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上竹孔束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上竹孔束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上竹孔束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